竞彩篮球投注_竞彩篮球专家推荐分析推荐

漫画《巴巴爸爸》作者去世 曾被称学龄前教科书

更新时间:2020-09-15 16:13点击:

  昨天,经典漫画书《巴巴爸爸》作者德鲁斯·泰勒去世的消息席卷法国媒体。《巴巴爸爸》系列图书的国内出版方接力出版社向记者证实,德鲁斯·泰勒先生已于2月19日在法国巴黎去世,享年85岁。中文版译者谢逢蓓表示,她2月12日还与泰勒通过电话,“听到这个消息太突然了,我也向其家人求证,泰勒的助理跟我说了这件事。”

  泰勒与中国朋友通电线年代,德鲁斯·泰勒和妻子安娜特·缇森创造了“巴巴爸爸”这个被全世界孩子喜爱的艺术形象。该系列漫画张扬童心,提倡环保,影响了全世界几代读者。1988年,动画片版被中央电视台引进,伴随着80后这代人一起成长,那句经典的“克里克里,巴巴变”至今犹在耳畔。

  消息的媒体是3月1日的法国《费加罗报》,这让《巴巴爸爸》系列漫画书的中文版译者谢逢蓓震惊。随后,她尽快向泰勒的家人求证,最后通过泰勒的助理证实了这件事。3月2日,法国《世界报》等媒体铺天盖地报道了泰勒去世的消息。谢逢蓓也随即翻译了《费加罗报》文化版的报道。从2009年与泰勒谈漫画书的引进开始,谢逢蓓就与这位老人建立了友谊。

  在泰勒去世前一周的2月12日,谢逢蓓还打电话邀请泰勒再度来中国做客。“当时完全感觉不到他身体有异样,说话还是那么风趣,他还向中国朋友问好,说中国年就要到了。我说想邀请他暑假来中国,他说自己年龄大了,还是让年轻人去闯一闯,答应会让女儿来中国。”

  关于“巴巴爸爸”名字的由来,据说是在1970年5月的一个晴天,泰勒和妻子(2012年过世)在卢森堡公园散步,听到有孩子喊:“巴巴!巴巴哒!”妻子告诉他说这是法语的“棉花糖”。不久后,他们在一家祖尔咖啡馆的桌布上用这个灵感,画了个粉红色、圆圆的、柔软的,像棉花糖的小人。1970年,《巴巴爸爸》系列首次在法国开心学校出版社出版。1975年,法国和荷兰改编成动画片。而中文版《巴巴爸爸》自2010年出版,已售出300多万册。

  译者谢逢蓓回忆二人的相识。2008年,结束法国留学的她入职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希望她能联系泰勒,把这部经典带到中国。“我打听到他常去祖尔咖啡馆,一个月里有半个月都去那儿,但没碰上泰勒。后来写了封信通过店员转交给他。”2009年4月,她和白冰去巴黎再提引进中文版的意愿,泰勒同意了。“他说了此前担心中国出版方不够专业。不过,他跟白冰一见如故,还带我们参观祖尔咖啡馆。”

  1975年,联邦德国将《巴巴爸爸》改编成动画片并于1981年在美国首播。1986年,该版本被提供给央视《七巧板》播出,译名为《可里可里可里,巴巴变》。2012年9月,央视计划播出新版《巴巴爸爸》动画片,由“金龟子”刘纯燕以妈妈给孩子讲故事的方式给全部角色配音。9月26日,刘纯燕在北京见到了德鲁斯·泰勒,两人应接力出版社邀请畅谈如何塑造经典动画形象,如何教育孩子等话题。“见面会上,泰勒分享和爱人创作《巴巴爸爸》的故事,82岁的老人表情丰富、言语幽默。”

  刘纯燕昨天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讲述了两人见面的情景。“他说原来制作的这版动画片在各国播出时都是男声,他本来想在中国也找男声录制新版,但通过朋友介绍,觉得我的声音效果不错。”刘纯燕说,听了自己的一段录制,德鲁斯站起来高兴地鼓掌说:“这就是我要找的配音演员!”于是在中国的2013年版《巴巴爸爸》由她一人完成。

  她说,录制《巴巴爸爸》的众多角色并不困难,“一开始我觉得量大,但因为太生动了,所以录起来就像自己演了一遍,一点都不枯燥。”三四天里她每天录制几十个故事,有时候德鲁斯就在录音棚外听着,“他通过玻璃招招手,或者让工作人员问我累不累,但他也觉得我声音没有一点疲劳感。”

  其实1986年《巴巴爸爸》刚引进央视时,刘纯燕也为老版配音过。那时《七巧板》播出的有小朋友节目,也有动画片,老版主要由当时著名的配音演员张云明完成配音,“我那时还是学生,为其中一个角色配音。所有的角色一部分由成人配音,一部分是孩子来配‘太好了’‘巴巴爸爸我能吃这个吗’这样的话。”刘纯燕为新版录了约100个故事,谈及新版和旧版的区别,刘纯燕称新版人物的感觉没变化,但色彩比旧版更丰富一些,“也增加了几个兄弟姐妹,节奏更快,故事量比原来要多。他这么多年没停下来创作,这个系列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一点点长大。”观察两版也可以看

  谈及这个经典动画影响众人的原因,刘纯燕称虽然《巴巴爸爸》形象简单,但内涵丰富,“他们像我们吹出来的泡泡糖一样,每个形象和人物表情都内涵丰富,就像活生生在我们眼前,一起做游戏一样,让人过目不忘。那时动画片相对没那么丰富,小朋友们看后都在玩这个绕口令,成为童年最爱。我那时配完音参加节目,主持人还会让我流利说一遍其中的绕口令,效果很好。”在刘纯燕看来,像德鲁斯这样有着极致童心的艺术家才能创造出这个形象和故事,“他讲创作故事时就像情景再现一样,特别可爱。”

  2011年、2012年,泰勒两次来到中国,表现出对中国的极大兴趣,还找了一位中国老师学习中文。谢逢蓓回忆:“他喜欢中国的美食,还去了长城、故宫、颐和园。对中国读者特别热情,带了很多名片发给读者,上面有他的邮箱,他每天会收到300多封世界各地读者来信,他说自己会选择有趣的回复读者。有一次,回中国读者的信,泰勒还随手画了这位读者的名字。”白冰回忆,在交流活动中,泰勒钻进一群三四岁的孩子中间,他就像个“淘气的大孩子”。现在回顾《巴巴爸爸》在中国的出版传播过程,谢逢蓓觉得作品中的环保理念、教育理念值得深思。“我翻译的时候就很吃惊,好几本书都特别提到了环境污染、教育理念,那跟现在的情况太相像了。比如人类砍伐树木,巴巴爸爸带着孩子到了外星球,后来情况改善又回来了。”

  2012年第二次来到中国时,泰勒是为能把新版的动画片通过央视带给中国。谢逢蓓说:“泰勒特别想把新版动画片带给中国,因为他不满意老版,当时总计有150集,国内引进了45集,也不是很全。”今年,泰勒想让子女再度来到中国,也是想完成新版动画片接下来的配音工作。

  相信很多70后、80后记忆中都有一句绕口令似的独白挥之不去:“这就是巴巴爸爸、巴巴妈妈、巴巴祖、巴巴拉拉、巴巴丽博、巴巴波、巴巴蓓尔、巴巴布莱特、巴巴布拉伯!记住了吗……”

  大多数中国人认识“巴巴爸爸”是通过一部产自德国的动画系列片,片头这段巴巴家族的自我介绍堪称最早的中国好舌头,给当时的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这部动画片进入中国是在1988年,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原型来自于1970年出版的同名法国漫画。“巴巴爸爸”的灵感来自于粉红色的棉花糖,原创作者是美国出生的漫画家德鲁斯·泰勒和他的建筑师妻子安娜特·缇森。

  “巴巴妈妈”安娜特·缇森已经于2012年过世了,昨天,据法国各大新闻网站报道,“巴巴爸爸”德鲁斯·泰勒也去世了。世间只留下了他们创造的巴巴家族,还在为孩子提供智慧的启迪。

  在1988年的时候,《巴巴爸爸》给大家留下最深刻的印象除了饶舌的开场,就是幼稚可爱的造型和简单的故事。对于大多数70后来说,看到这部动画片的时间已经太晚了一些,它跟《》的性质一样,更适合学龄前儿童观看。到今天我们回过头再看这部动画片的时候,我更多的感慨是这才是符合教育规律的良心之作。对比现在国内的动画片作品,实话实说,在教育内涵上,我们所能看到的几乎都是不及格的,尚未达到上世纪国外70年代同类作品的水平。

  《巴巴爸爸》之所以能够迅速风靡全球,是因为它符合儿童认知规律、教育规律。巴巴爸爸的造型简单:写意的几根线条,粉红的颜色,随意变化的造型……也许创作者的初衷并非刻意,但是随着巴巴家族的壮大,它越来越像是一本优秀的学龄前教科书。

  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巴巴爸爸》的内容主题,它的每一个故事的内核都是关于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这是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教育思维。巴巴爸爸无所不能,但是这种无所不能基于想象力。它可以变形,但是变形的意义是什么?

  每一集《巴巴爸爸》都会带给小观众不同的问题,每一集《巴巴爸爸》都能够通过自己的智慧来解决问题。它解决的办法总是一个——变形:它可以变成移动的兽笼,也可以变成敦实的台阶,还可以变成你从未见过的救火工具……这是对学龄前儿童观察能力、想象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的启蒙,比教孩子认识二百个单字的意义要大得多。它的价值也超过了红太狼用平底锅扇灰太狼,超过了一头违背冬眠规律的熊四处犯二,只因为一个是益智的而另一类是抑智的。

  有一句话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不知道的是除了游戏是对孩子最佳的学前教育,《巴巴爸爸》这类作品也承担了重要的学前教育任务。在缅怀漫画前辈的同时,真心希望我们自己也能够创造出可以走过半个世纪之后还能被后人赞美的优秀作品,不仅娱乐大众,还能启迪智慧。(吴亚滨)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